平安证券网上开户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鸣惊人

    也许是太过于孤单了,忽然有人来陪自己就会让自己高心不行,就想把自己有的东西全部都给她。

    卫云歌点点头,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什么。

    “对了卫云歌,你告诉诛月一下,之前的事情,我也不生气了,各司其主,我们以后没有过节。”

    卫云歌忽然感觉自己尴尬的要命。“姐姐...你怎么知道...”

    “你看看你自己手上的戒指。”

    卫云歌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冰女身边待了好几个月,手上的戒指压根就没有离开过自己,诛月的原型,冰女又怎么会不知道?

    从自己最开始进入冰女的幻境的时候自己就应该知道,冰女肯定是可以读取到自己的记忆的!配资公司 自己和诛月,她肯定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诛月,诛月。”卫云歌在心中着急着呢,喊着诛月,想让诛月来跟冰女句话。

    能够感受到,诛月和自己的关联通讯还没有被切断,诛月肯定是在偷偷的听着呢,心中便知道,诛月肯定是听着呢,就是不愿意话罢了。

    “姐姐,其实诛月他也知道他做错了....”卫云歌想要调和一下,不然自己被夹在中间实在是太难受了!

    “没事,都已经是多少年的事情了,你只需要帮我告诉他,这些事我已经忘记了就好了。”冰女的眼睛里满是爱意,捏了捏卫云歌的脸颊。“去吧。”

    卫云歌忽然感觉心头好像是被什么给锤了一拳一样,冰女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诛月是主仆关系,但是还是对自己很好,这就证明冰女其实早就不在乎这件事了。

    “姐姐,若是将来有机会,我肯定每一年都回来看你。”卫云歌吸了吸鼻子,道。

    “可别,你来了,我不想给你布置幻境,那石林都得催着我给你布置,好好在外面修炼吧。”冰女笑着,拍了拍卫云歌的肩膀。

    卫云歌不想再去看冰女,生怕自己的眼泪控制不住留下来,和冰女一起朝夕相处好几个月,猛然这一下子离开就是永别,卫云歌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受不住这分别之苦。

    “姐姐,我先走了,你多保重。”卫云歌完,便直接离开了石林。

    石林门口处,冰女看着卫云歌离开的身影,也算是心中十分的满意。

    自己已经把能教的都教给卫云歌了,就算是自己不舍得,可是也不能阻止卫云歌将来一片光明的前途。

    卫云歌日夜追赶,纯用战气带着自己往帝都的方向走着。

    这一路上,路过很多的村庄,卫云歌也算是领略了大半个个辽北国家的风貌。

    辽北占地较广,风土人情也十分的有特色,无论是哪里,都有自己的一套路子,无论是到了哪里,卫云歌都会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晚上的时候,卫云歌还是会找一个客栈休息的,白日里便快速的问路赶路,总算是找到鳞都的城门。

    帝都的城门都要比人家的气派的多,卫云歌看着那高耸的城楼上有着重兵把守,心中渐渐地有了激动的情绪。

    看着身边有从城门中出来的人,卫云歌走上前去,十分有礼貌的问道:“婶子,我想问您一下,现在是什么日子了?”

    那个大婶也是一个热心肠,卫云歌这样问出之后,大婶笑嘻嘻的。“姑娘,是外来人吧?看你这娇娇的,是不是准备来考南山书院的啊?”

    卫云歌点点头。“正是,婶子,现在我去南山书院可还来得及?”

    那大婶笑着拍了拍卫云歌的手:“姑娘,放心,南山书院的招募考试一直到后才结束呢,你现在先进了城,一直往南边走,就能看见南山书院了。”

    卫云歌连连跟大婶了好几声‘谢谢’之后,这才连忙的往城中赶去。

    没有多久,卫云歌就看见了南山书院的样貌。

    南山书院,顾名思义是建在帝都南边的一座山上的书院,那南山也算是巍峨耸立,不知道是怎么在这样的南山上建造出一个书院的,就算是用现代的技术,看起来也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

    越靠近,卫云歌就越是能感受到南山书院中的那一股子纯净的灵气,这也算是南山书院的一个招牌了,在整个幻大陆上,只有辽北的帝都有一座山,山上有着最纯正的灵气源头,而占据这座山的,正是背靠着皇家的南山书院。

    在南山书院当中,不仅仅是辽北的人会来这里学习,还有许许多多其他国家的人也会来这里,并且大多数都是皇室,让皇室子弟来这里学习,不单单是为了修炼,也算是两国建交。

    到了南山山脚下,下面已经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卫云歌站在最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景象。

    耳边密密麻麻的充斥着人们讨论的声音,卫云歌一边喊着:“让一让,麻烦让一让!”一边找地方去报名。

    总算是找到了报名点,报名点上坐着三个南山书院的先生。

    挤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卫云歌好不容易冲到了最前面,但是不知道被谁直接挤的趴在了报名点的桌子上,桌子的边缘硌的卫云歌肚子生疼。

    那先生好像是已经习惯了这一幅画面一般,将卫云歌轻轻的扶起来。“姑娘,你是来报名的吗?”

    卫云歌摸着自己怀里的钱袋子和谢南给的令牌都还在,这才放心,抬起头:“是的,麻烦先生了。”

    “姓名,年纪,家乡,战气等级。”第二个先生冷冷的开口,道。

    “卫云歌,今年十六,从仙塘镇来,战气等级还不知。”卫云歌淡淡的道,坐在上座的三个先生微微皱眉,第一个先生听完后惊讶只是一瞬,转眼间继续道:“可是仙塘镇的卫家大姐?”

    卫云歌原本就不想凭借着这个身份入学,但是奈何自己家还在帝都挺有名气的,只能点点头。

    第二个先生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迅速的在纸上写着什么。

    “卫家不是每一年都会带着孩子们去战气山上测试战气等级?”第二个先生开口道。“卫家大姐我倒是有所耳闻。”

    卫云歌笑了笑,这个先生估计也要挖苦自己了吧?真是没想到,原主的名声已经传到这么远了。

    “别了,水静。”

    第一个先生好像是有些责怪的意思了一句,转眼看着卫云歌。“卫姐,你先用这个战气石看一下你的等级是多少吧。”

    战气石,是用来测试地阶初期以下等级的战气等级的石头,若是按照南山学院的入学标准,女子十六岁,达到霖阶初期,这样也算上是一个才了,还是可以入学的。

    只是在周围的缺中就显得有些不够格了,都知道南山书院向民间招学生的水平还是很严格的,无论你是不是才,你都要战气等级高一些才能有底气来这里求学,毕竟是择优录取,一般的孩子没有到达地阶初期都是不敢来这里报名的。

    现在,周围的人都知道了卫云歌是一个大家族的姐,并且战气等级最高也就是玄级巅峰的样子,纷纷笑了出来。

    “这大家的姐为什么不去走皇家通道,要跟我们一起争机会?还不让百姓活着了?”

    “你们不知道卫家姐的事迹?十五岁一直都是废柴,生的也丑...”

    不知道谁的话戛然而止,大家现在只能看见卫云歌手中的战气石碎了。

    “这...怎么回事?”

    人群一瞬间变得安静,这一声询问也显得声音十分的大。

    卫云歌看着手心中已经碎成了一块一块的战气石,转身对着大家笑了笑。“可能是我的战气等级已经变成霖阶以上了吧?”完,卫云歌脸上的表情不变,手微微用力,战气石一瞬间变成了粉末,被风吹散。

    卫云歌拍了拍自己的手。“不好意思啊先生,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战气等级是多少了,麻烦您帮我测试一下,可否?”

    为首的第一个先生显然虽然也在战气石裂开的时候愣住了,但是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点点头。“自然是可以的,沧笙,你带着卫姐去战气台。”

    “好,深流哥。”

    卫云歌笑着,对着深流笑了笑,微微点头,转身跟着沧笙去了战气台。

    走上战气台需要走很高的一阶楼梯,战气台是正好在南山的半山腰处,沧笙似乎是并不愿意等卫云歌一般,运起战气,快速的走上去。

    卫云歌挑了挑眉,将战气全部都聚集到腿上,将自己一下子送到了战气台旁边。

    不管旁边饶惊讶声音,卫云歌看着还在中途看着自己的沧笙,直接就笑出了声。

    卫云歌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南山书院门口站着的一位先生放在了眼里。

    等到沧笙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之后,卫云歌对着沧笙微微笑笑,也算是表达自己的歉意了,随即,卫云歌自顾自的走到了战气台旁边,将手放在了战气台之上,默默地开始往战气台中注入战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