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证券网上开户

第六十二章:天欲晴而雨不停

    探查了一番,并未在这五人身上感受到真气波动,方杨于是乎再次将意识扩散,向更远处探去。

    大概过了半刻钟。

    在二十里外,他发现了一连片夯土砌起的矮房子,房子里有亮起的火光,房檐上挂着艾草编成的细绳,房檐下堆了草箍,显然有人居住。

    这是一个小村落。

    意识重生收回后,方杨有些激动,猜想如今可能已到山脚了。

    大瞬息下,他悄然前行。

    “别说话。”

    对着背后的女孩儿轻轻提醒一句,看着前方火光,似乎五人是在寻找什么,并未发现自己。

    收拾了下戎装,方杨打算上去询问一番。

    八天前,一众道院弟子,如果有幸存者逃下山的话,应该会有足迹,村民或许知道些什么。

    再者,如果要去尧国的话,也需要问明方向。

    只是让他略感好奇的,如此黑夜中,五个普通人竟然敢点着灯外出活动,有点不太寻常,也不怕遇上魇鬼?

    款步前行,在近百米后,才有人发现了他。

    一时间,五人的目光都聚集而来。

    这是五个面色黧黑的汉子,面色饥荒、身材瘦削,身上的穿着灰色的麻衣,看向方杨和燕九月时,眼中都不约而同的生出戒备之色。

    黑夜里不点灯活动的人,不是实力高深的修士,就是能幻形伪装的魇鬼。

    五名汉子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戒备的同时,内心也隐隐犯怵。

    “谁在前面?”领头年长些的汉子粗声问道。

    黑暗里异常静谧,他能声音传开很远。

    田垄上,幽蓝色的月光很是诡异,给天地间平添了一股森然肃杀的气氛。

    说话间,五人都是把手里的油灯抬起,左手上执着的竹杆也下意识的紧了紧。

    “活人。”

    方杨出声,他注意到,几人提着的油灯灯芯处,都被糊上了一层浅白色薄膜,想是为了防止魇鬼出现时灭了火光。

    五人并未放松警惕,直到方杨和燕九月处在灯光照射下,一脸的泰然自若,他们见状,这才放心。

    “活人,你们是山上来得仙人?”领头的中年汉子眉梢抖了抖,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山上来到,显然,他值得是鹿矮山。

    “不是。”方杨脸色平静。

    现在情势明了,山上全是三大势力的人,很可能会追查下来,出于谨慎,他自然不会对这些人吐露实言。

    “山野散修而已。”

    “散修?”五人疑惑。

    他们都是普通人,对修者的划分全然不知,只是本能对超凡者抱有敬畏。

    方杨没有要做解释的打算,这些人竟畏惧自己,那直接盘问一番就行了,他急着赶路,也没有和这些人唠嗑的打算。

    “我且问你等。”方杨气势暗暗散发,神态不怒自威。

    五人顿时感到山岳般的重压,差点喘不过气。

    “仙、仙人请说?”

    方杨抬眼,先是细细打量了几人一番,发现他们脸色暗黄,眼眶发黑,真气感知下,竟隐隐能察觉几缕黑气从七窍飘出。

    这是中蛊或中毒的表现。

    见此,方杨越发谨慎了起来,感觉这五人有些非同寻常。

    “这几日,你们可曾见过有人从山上下来?”他开头问道。

    五人相继对视一眼,神态有所变化。

    “有是有过,只是......”为首中年汉子偷偷瞄了方杨一眼,脸色略显纠结。

    看他们这表情,方杨就知道山下估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几人遮遮掩掩,肯定藏着事情。

    没急着追问,最左边,一名脸颊尖瘦的汉子藏不住话,开口道:“两日前来了几十名仙人,都是从山上下来的,个个身上带伤,模样挺吓人,在村里落了脚,只是没两天就全死光了,听祝师大人说,是村子里有魇鬼,专食修士魂魄的魇鬼!”

    话音落下,领头汉子就斜了他一眼,显然是怪他多嘴,但事到如此,知道瞒不住,汉子也只能谄笑着道:“所以刚刚鄙夫才问仙人是不是山上下来的,就是想提醒仙人小心些。”

    “都死了?”方杨呼吸一凝,眉头蹙起。

    山上下来的人都死了!

    千叶子、卫索、云桑水还有贾元芳......

    这人都是和自己有些浅交的,虽然关系不深,今后就将分道扬镳,但听闻他们遭逢厄难,方杨还是觉得心头稍显压抑。

    “是的,身上没什么额外创伤,和被魇鬼吞吃了魂魄一样。”

    “你们说的祝师是什么人?”方杨想到他们刚刚的话。

    “就是村里的老杉树,活了百岁的智者,主持每年祭司。”为首汉子解释。

    方杨点点头,目光落到他们手中的竹杖上,道:“夜深出行,你们找什么?不怕遇上魇鬼?”

    几个普通人,深夜里外出寻摸,这很不正常。一般而言,这样的极夜里,每家每户都应该是在家中囤积了粮食,闭户不出,挨过冬日。

    五人闻言,都是低下头,没再出声。

    方杨意识到,可能是这个话题涉及到了隐秘,也没准备逼问。

    这些其实都无关紧要了,赶路最为要紧,否则被三大势力的人追到,自己就要步道院弟子们的后尘了。

    “那下山死亡的几十人,尸体在何处,埋了没有?”

    “未埋。”

    “如何处理?”

    “到村后就住在山窖里,死了也没人敢去抬,村里人都怕他们被魇鬼附身,怕惊动了鬼物。”

    “可否带我去看看。”

    方杨声音低沉了几分,心境落寞。

    觉得出于情分,还是有必要去验视一下,可能有认识的,帮他们入葬,也算是彼此相识,有个善始善终。

    五人再度对视,大概沉默了半分钟,为首汉子使了个眼色:“杵子,你带仙人去山窖。”

    “我?”那名尖瘦中年闻言一怔,满脸苦涩。

    “不愿意?”为首汉子眼神锋利。

    “行,行吧。”尖瘦中年发憷,只能悻悻然走了出来。

    “仙人,就在山麓北边儿。”

    走到众人前方,他伸手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方杨轻轻嗯了一声,跟在他身后,缓缓而行。

    身下的几名汉子注视着背影,待方杨三人逐渐走远。

    这时,为首汉子的脸色变了,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狞笑。

    “三儿,去通知祝师,是山上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