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证券网上开户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正的主角

    “赛特……要是巴特瑞夫妇也在这里,都能拍一张全家福了。”

    听起来似乎是轻松的调侃,实际上德拉诺内心焦躁不安,手握武力的赛特,掌管财力的卡斯勒,这样一来巴特瑞家族的现任首领都已经来齐了。

    长兄果然和卡斯勒截然不同,端坐在沙发上的赛特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什么军火商,如果不清楚他的身份,说不定还会误以为他是来自异国他乡的王室成员。

    “等一下,那该不会就是巴特瑞先生的长子吧?巴特瑞先生不是说兄弟二人势不两立吗?”让娜从石柱后侧过头去,将目光落在了赛特的身上打量了一番。

    从在拍卖会那会儿维基莉可就已经体会到了兄弟俩竞争的激烈,这果然非常可疑,王室邀请的贵宾竟然不止卡斯勒一个,他们不可能不清楚巴特瑞家族内部的争端,虽然没有产生任何表面上的争执,却也没见到兄弟二人打过招呼,看样子赛特和卡斯勒已经相互默认了对方的存在。

    “巴特瑞本人也在山林里隐居多年了,想必应该没办法及时掌握家族内部的情况,或许就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兄弟二人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也说不定。”

    维基莉可的话很有说服力,但德拉诺总感觉自己能从那兄弟俩的表情中看到非同寻常的镇定,不像是对往事的淡然,倒像是因为他们内心早已规划好了即将在宴会上实施的计划。

    走廊边路过了几位衣着华丽的贵妇,他们在卫兵的陪同下挥舞着羽扇嬉笑不止,德拉诺立刻憋回了即将出口的话,扶着维基莉可朝宴会的大厅走去。

    谁知就在几小时前还有几分冷清的大厅已经被人山人海填得密不透风,站在门口的一行人不得不转过身为来往的仆从和客人让行。

    钢琴欢快的节奏响起,大厅内热闹非凡,但这里肯定不是个谈论私事的好地方。踮起脚尖向大厅环视一周后,德拉诺终于将目光落在了二楼的一处茶桌上。

    那附近除了寥寥无几的仆从外几乎看不见多余的人,德拉诺带上二人沿着大厅的侧墙挪过身子,穿过人群,顺着石阶走到了楼上。

    将二人安顿在茶桌旁的沙发后,德拉诺继续走到了二楼的围栏边上向下望去,欢声笑语的人群,高高摆起的酒杯塔,还有那架镀金的三角钢琴......

    这里的视野很好,有灯光的照射他能清楚地看见每个人的言行举止,相比较而言二楼的光线则比较暗淡,应该不会有人刻意注意到一行人的身影。

    再三确认周围环境后,德拉诺转身坐到了二人的正中间品味着维基莉可不久前说过的话,思考了片刻,侧身说道:

    “你说他俩达成了默契?我看恐怕没那么简单,财力和兵力是不可能单独存在的,很明显他们一直以来都对彼此的那部分权利虎视眈眈,当然也不可能就此各退一步强强联手。”

    虽然只从巴特瑞老人口中听说过一些故事,但德拉诺确信自己已经摸清了赛特的性格,他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惜动用武力袭击斯诺威王室的金库,甚至还因此害死了自己年幼的妹妹。

    从那双冷如冰霜的眼眸不难看出他是个心狠手辣的枭雄,而他的弟弟卡斯勒却似乎完全适应了宴会表面上的欢乐气氛。

    “你说的也并非毫无道理,赛特可能是在预谋着什么,但至少扶我起来的那小子看上去没那么复杂,相信我,弥萨兰人在判断人内在这方面很少出现差错……”

    还未等维基莉可说完,德拉诺就抬起手示意她暂时保持安静,因为就在维基莉可分析情况的时候,他清楚地看见了楼下的大臣忽然离开了国王身边,穿过人群,朝着花园走去。

    眼神追随着大臣的身影,德拉诺起身沿着二楼的过道走到了窗边,这扇窗户正对着后花园,他侧过身子,左肩靠在了墙边,透过窗户向花园里望去。

    只见大臣并没有在其他客人身上花费太多时间,草草闲聊几句后便径直走到了花园中最不起眼的一角——那正是赛特所坐的位置。

    出乎意料的是,在注意到大臣靠近的一瞬间,赛特竟然扶着沙发站了起来。左顾右盼一阵后,德米特里大臣轻轻贴在了赛特的耳边似乎说了些什么,从窗边的角度德拉诺明显能看到二人轻轻地伸出胳膊握住了对方的手。

    就在德拉诺打算眯起眼靠近窗户时,大臣的动作忽然停顿了几秒,转过头向窗边望来,他赶紧后退几步蹲下身,幸亏没有被那家伙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容不得片刻的犹豫,德拉诺扭过头疾步走到了茶桌边,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打断人说话可是很失礼的,除非你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维基莉可熟练地操着老年人特有的沙哑嗓音向德拉诺说道。

    “让娜,你之前有注意到卡斯勒从进入大厅后去了哪里吗?”德拉诺冷静地向让娜问道。

    “嗯,从我们来到二楼开始他似乎就一直呆在钢琴边上,也没见什么人跟他说过话。”让娜伸手指着楼下的角落回复道。

    弓着背向下望去,那家伙确实站在钢琴边上,手里端着摆满了糕点的盘子,随着欢快的节奏微微摇摆,看样子年轻的卡斯勒并没有太在意周围人的想法,只是全身心地享受着盛宴带来的愉悦。

    “你难道是在怀疑什么?赛特不也是一直呆在外面自娱自乐吗?”

    “自娱自乐?”德拉诺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他垂下头压低了嗓音继续说道,“自娱自乐的人从始至终只有卡斯勒一个,我刚才在窗边看得很清楚,大臣似乎在和赛特商量着什么,甚至还达成了某种共识。”

    他将帽檐微微向下扯了扯,以免冷汗滑落额头遮挡住视线,“卡斯勒是个容易获得满足感的年轻人,他继承了足够自己挥霍一辈子的财产,对他而言这些应该已经足够了。而至于他的长兄,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他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也正是像这样贪婪的人,往往才会有超乎寻常的利用价值。”

    维基莉可安静地听完德拉诺的一番话,不禁吞咽了一口,“也就是说,大臣也是看到了这一点,于是打算利用赛特,跟他一同谋划着什么吗?”

    “没错……”德拉诺的声音似乎有一些颤抖,似乎已经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看样子我们一直都习惯于以自我为中心了,从一开始宴会的主角就不是我们,而是卡斯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