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证券网上开户

第四百二十五章:新皇的试探

    虽说还是很信任上官雾的,可是毕竟这可是皇位,不能就这样随意的交给其他人,势必要具有君王的能力和德行。

    容砚就算是有意退位了,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过东文国的黎明百姓们,务必要将他们交给一个好的君王他才能安心的离开。

    等容予安离开之后,容砚思来想去还是召见了上官雾。

    上官雾缓步来到了大殿之上,不经所以的行了个礼,“微臣给陛下请安,不知陛下召见微臣所为何事?”

    容砚眼神深邃的看着底下的上官雾,乐呵的笑了笑,随即上前扶起了上官雾,轻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朕有些奏折实在难以处理,便想着你比较有经验一些就召见你来了。”

    上官雾知道容砚是个性情多变的人,况且伴君如伴虎,一听到容砚说自己批阅奏折比较有经验,吓的立即又跪倒在地,“微臣惶恐,批阅奏折也只是为您分忧,谈不上经验之道。”

    容砚见他如此谨小慎微倒也觉得有趣,他刚才是故意那般说的,起码上官雾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说话。

    “爱卿快快请起,朕就是给你开个玩笑罢了,不必认真,你过来帮我看看这个要如何解决。”容砚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看奏折。

    上官雾神情复杂,犹豫了几秒之后这才走上前来,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恐惹了容砚不高兴。

    上官雾接过容砚手中的奏折,上面写的是京城附近的一家庄子上出现了奇怪的杀人案件,就连当地的县衙都无从查起,毫无头绪,此事越闹越大,紧接着县衙的府尹就启奏了皇上来解决。

    本身这件事是交由大理寺去处理的,可容砚也正好借此机会考验一下上官雾的处事能力,作为判断依据。

    上官雾看完整个案件分析之后眉头微微一皱,有些疑惑的扭头看向身侧的容砚,“陛下,这种案件不是应该交给大理寺来调查的吗?”

    容砚微微挑了挑眉,说的也不是很清楚,“大理寺最近事情比较多,人手不够,朕觉得你一人便可解决。”

    容砚这笃定的一句话,倒是让上官雾听的心里一惊,眼神注视着容砚的眼神,虽说心中有很多疑问,不过也不敢多问什么,便也领了旨意去查办了。

    等人走了之后,月青从后方走了出来,看着上官雾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开口问着,“皇上,上官大人真的能查到真凶吗?”

    “未可知,这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容砚决定做回甩手掌柜,任由上官雾去发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上官雾一定会解决的非常漂亮。

    事实也的确如容砚所料,上官雾放下职位上的琐事一人奔赴序蓝县去调查神秘杀人案,一去就是三日了,至今还没有人回来禀告情况。

    赵云灵也知道了容砚安排上官雾去做的事情,可这都过去三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不由得心生担忧,她望着闲散的容砚说着,“容砚,你说上官雾怎么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呢?会不会遇到什么事了?”

    容砚正摆弄着手里的珠子,抬眼看了赵云灵一眼,“我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件事,上官雾可是将军出身,人身安全是能保证的,至于查没查到真凶还得看他自己的本事,没人能帮得了他。”

    赵云灵见他说风凉话不由得撇了他一眼,“你也真是的,你明知道上官雾是将军出身,还要让他去办动脑子的差事,你这不是为难他吗?”

    容砚见她如此向着上官雾说话,有些吃醋的扭过头去,“这皇帝哪有这么好当的,我就是因为知道他武术这方面没什么问题,就是要考察他另一方面的能力,只有文武双全,德才兼备才能胜任皇帝的位置。”

    赵云灵在了解不过容砚的性子了,自然也听出了他话中吃醋的意味,不由得低声笑了笑,“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担心上官雾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就找不到人当皇帝了。”

    见赵云灵挽回了他的颜面,容砚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珠子。

    两人正闲聊的时候,果真看到了回来的上官雾。

    月青先是进来禀告,经容砚同意之后这才召见了上官雾进来。

    “微臣给皇上,皇后娘娘请安。”上官雾礼仪得体。

    容砚忙开口说道,“爱卿平身吧,刚才还有皇上正说起你呢,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说吧,查的怎么样了?”

    上官雾始终低垂着头,毕竟还有赵云灵在他不敢多看几眼,“启禀皇上,序蓝县的凶杀案已经真相大白了,真正的杀人正是县令府上的侍卫,因为市集上的小小摩擦,此人边心生杀意,靠着自己的职位杀死了豆腐铺的张大妈,具体的细节都已经登记在册,凶手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现在已经关押进了大理寺的地牢里,任凭皇上发落。”

    上官雾说的头头有道,思维清晰,逻辑缜密,容砚满意的点了点头,赵云灵也觉得上官雾属实是个人才。

    “好,上官爱卿这次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了真凶,果然能力卓绝啊!”容砚一点不吝惜自己的夸赞,上官雾也当的起这份荣光。

    “微臣不敢当,还是皇上指导有方。”上官雾不卑不亢十分的谦虚,更是让容砚觉得上官雾绝对能够登的上皇位。

    可光有这一点还是不够的,容砚心里还是有些顾虑,皇帝之位不能就这么传了,还需要观察观察才行。

    等了些许的时间,容砚思考之后紧接着又让去上官雾去安排赈灾的事情,城东方向的一些难民都在城门外徘徊,他们也都是被生活所迫,只能来京城讨口饭吃,为了显示我东文国的大国风范,国库最后决定要开仓救济这些灾民。

    “上官雾爱卿,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务必要妥善处理好这些灾民。”容砚耐心的说着,上官雾面容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是,陛下,微臣一定不负陛下厚望。”随后说罢,上官雾便转身离开了。

    容砚给身侧的月青使了个眼色,随后月青便跟着上官雾一同出了宫。

    赵云灵有些不明白的看了容砚一眼,疑惑的问道,“你让月青跟着干什么?”

    容砚笑而不语,拉着赵云灵一同到御花园赏夜景,此时夜已深了,月亮的光泽照射到庭院里别有一番风味。

    隔天上午,月青返回宫中回到了容砚的身边,“启禀皇上,上官大人领命之后便连夜去了城东的城门口开始接管难民的事情了,很快为他们找到了暂住的地方。”

    容砚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边上听着的赵云灵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昨夜容砚让月青跟着去就是为了观察上官雾的行动的。

    赵云灵若有所思的看向身边的容砚,“是不是你现在就决定要将皇位传给上官雾了?”

    容砚意味深长的看向了门口的一盆花上,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容,“不必着急,还需要继续观察观察,另外不是听说一些宗师的徒弟不错吗?月青,你过些事情亲自找他们进宫,朕要一一进行盘查。”

    容砚的思虑也是极为重要的,就算上官雾已经是第一人选了,不过还是要考虑大局,多几个选择也是好的,也算是有所退路。

    赵云灵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目送着容砚离开了未央殿去了养心殿,她看了一眼门口的翠竹,看向身边的翠竹,“翠竹,这个花枝都剪一剪吧,开春了是时候开始整顿整顿了。”

    翠竹明白她话中的深意,随后便派人去料理下去了。

    而另一边的养心殿里,容砚来到主位上坐下,随即很快便传来了消息,宗师的那些得意门生已经在殿外候着了,来的还挺快的。

    容砚挥了挥手,示意月青让他们都进来。

    月青领会其意,很快领着他们走了进来,“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免礼吧,你们就是我东文国宗师的得意门生吧?”容砚手里转动着珠子意味深长的问着。

    这些人大多都是善武的,看上去魁梧地盘很足,当然也是第一次见到皇上,礼仪方面的难免有些欠缺。

    “启禀皇上,我们就是宗师的弟子们,不知皇上召见我们所为何事?”

    容砚盘弄着珠子,随即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心里大概也有了数,随即也给了他们相似的任务,让他们去亲近百姓还有一些调查案件的任务。

    虽说他们不知道容砚的意图,不过能为皇上当差。他们自然是欣然答应下来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月青有些疑惑的看向容砚,“皇上,我看着他们个个都没有上官大人有皇上的威严,难道您真的要考虑传位给其他人吗?”

    “多一份选择不就是多了一份保障吗?这里面水可深着呢,凡事要考虑周全了才能下定论。”容砚若有所思的说着,扶了扶额继续批阅着奏折。

    果然过了没几天,几个人的区别就体现出来了,上官雾以民为本,凡事都为百姓着想,将这些难民处理的非常妥当,也为他们找好了出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